一颗灰草草

努力产出甜饼和小刀-摇滚莫扎特爱中-大概还有其他坑想跳
(最新坑向:HP观望中)

灰草草是我了。

画画画儿。

萨列里一张。

羽毛,欲求,爱意

·1·

羽毛流光溢彩地显现靛青同橙黄的反光,水边仙女将在一首歌谣后到来,描述仙灵的国度,五个呼吸往后,天光乍泄出一丝深谷的悠远留下诗篇,双手拉开细软的棉布隔帘,一束管风琴的高低音跃进餐盘和你盛着白葡萄酒的玻璃杯,塔司高地的鹿角挂在壁炉上方,香甜蓬松的烘焙气味偷溜进你的房子。

暖光洒落,轻柔娇作地拉住你的衣袖。

而你整理了一片阳光,触感干燥、坚硬,你将它轻含在你的唇间。


·2·

你的莽撞,你的天真,你的应许;

你的热情,你的疯狂,你的愚笨;

我握住你的崇高,我拿捏你的肋骨,是你的叹息,不及我诗篇的傲慢。

首屈一指的杰...

【莫萨abo】二十四小时(上)

医生alpha(松木味)

筑巢omega(烈酒味)

OOC一发,不好看预警。是个命题小作文——早就写了我以为我发了但今天一看还在草稿箱里(虽然只是个上篇吧但我…真是一条没有记性的傻咸鱼


*********


二十四小时(上)


——0小时


萨列里开始喝他今天的第五杯。

他的这一天不好过。准确点来说,相当糟糕。

没有人能在提前结束巡回演出回到家,打算给爱人一个惊喜时,发现自己的Alpha男友和一个Omage小婊子滚在床上了还能客客气气说话。

没人。

他单方面的大喊了一会儿(被骂的人还他妈的在床上重复某个动作没法儿下来),内容围绕着“该死的Alpha”和“同样该死的...

占标签:
医生alpha(松木味)
筑巢omega(烈酒味)

cp是莫萨。

只要有三个人回复/点赞就写
现代au
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【莫萨/罗森博格视角】维也纳日常

罗森博格知道。


萨列里一开始就不喜欢莫扎特,这事众所周知的出奇,有太多人打听过这个了,从他的学生到围在他身边的贵族。前者是女士们的代表,那孩子总想学点莫扎特的曲子,听点莫扎特的趣闻,连对方因为喝多了在舞会上乱蹦都感觉是种创新的勇气,应当敬佩。后者作为官员们的耳目,总是意图弄到莫扎特的把柄——可这两类人总是忘记,宫廷乐师长从未宣称过自己和对方有什么联系。


他们没有关系,至多是位同僚,还得是敌对的状况。


最直接的一次,可能就只是剧院里的“请您呆在您的位置上”、摔下的谱子以及一句“我们便会相安无事。”


在罗森博格看来,这大抵是宣战的准备,于是他有了一大串谋划——然后又被萨列里自己给搅和了,宫...

你的空气上绘满油彩,
从手间张开的纹路,
到你颤动的双腿,
是一块空地,
人人索求又看似圣洁。

如果我是应许之日,我就见过旅鸽迁移,知道巴别塔的基石,明白从空白开始,一片虚无以后的世界。

【法扎/莫萨】某些结束之后

.激情一发。
.代入米扎flo萨食用。
-

十字架陈设在空地里,一块墓碑扎根在那儿。

没有玫瑰。

萨列里站在小台子上,所有人在一个略低于他视线的位置望着他。

他抓起纸张,提前写好的悼词从嘴里倒出,他听起来没什么不对,人们安静的等着,在他偶尔的哑声停顿里礼貌的发出一点噪音,也没人指出他的僵硬,因为他们深知他和那个即将要放到盒子里、埋到地下的人的关系。他们痛惜他,他们又在怜悯他,他们庆幸他摆脱了自己的阴影,一个天才的光辉。

曾有个下午,大概是他们中谁的庆功会,莫扎特在露台上堵住他,请他看一张乐谱,请求一个评价。

他的回答照常冷漠,除去心底尖锐的喊叫这些音乐无上崇高之外,他听起来和看起来都无...

私人手札[文]-1


我心醉神迷地听着棕榈树突出的枯枝弹动的沙沙声,松鼠在枝桠间跳动,啃食坚果,我能听见穿透树林的车笛声。

一个小小的风铃放在木桌上,不过拳头大小,看着是个玩具。

该离开这里了,我告诫自己,因为我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会回来,一个送报纸的对他的影响力可不大,而我不觉得那个暴躁的家伙会放过企图离开他的人,哪怕只是他名存实亡的未婚妻。
我抓紧了棒球棒,指节上的瘀青不用看也知道急需处理,我预计在他冲开门前给他一下,如果他醒着,我知道自己就不能毫发无损的离开了。

那个风铃是铜质的。

我一直愚蠢,这点他说的没错,对美好的,古旧的东西怀有狂热的喜爱,于是我捡起它,打算收进口袋,但它在桌面上滑出声响,而那脆响...

©一颗灰草草 | Powered by LOFTER